服务热线:010-6066 3388

一年飞820小时,“后悔创立阿里巴巴”的马云为什么还那么拼?

日期: 2017-04-28
浏览次数: 625

马云参加完“一路一带”国际高峰论坛开幕式接受采访时,又一次提到了他去年飞了820多个小时。不久前,他还预计自己今年要飞1000多个小时。说过“创立阿里巴巴是我人生最大的错误”的他为什么还这么拼?或者说,以马云等人为代表的企业家、创业者们如此辛苦,是为了什么?

 

众所周知,企业家既辛且苦,至于有多苦,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辛劳是可以考量的,有工作时间,有KPI,还可以上秤,看工作带来的慢性压力又让自己分量更重了多少。再不行,还有出差飞行的里程可以证明。据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酒店和旅游管理学院副院长Scott Cohen的研究,飞来飞去的生活方式,从生理上也对商务精英们的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这可视为一种工伤,甚至是“牺牲”。

辛和苦不同。前者往往是生理的影响,后者则更多在于心理的感受。对于创业者而言,对苦感的“迷恋”,也是他们能够持续努力前行的内在驱动力之一。

 

“苦”是需要品味的

在如今的“成功人士”中,7×24自愿工作的越来越多,其他各种焦虑则先按下不表。创业那么辛苦,还不断有人不顾一切地加入;连续创业者,部分也就是连续失败者,反而受资本市场的青睐。道理何在?

 

这和葡萄酒、茶之类饮品的原理类似。酒和茶如此苦涩,不少人却乐此不疲。
当中国人看到中东各国人民在路边喝着加了大量白糖的红茶,法国人看到中国人在酒吧里拿雪碧兑着干红喝时,心中会掠过一丝“优越感”,暗暗地嘲笑:“老帽儿”。

 

茶中的苦味来自儿茶素类物质,红酒的苦味来自单宁之类,它们在与饮用者的舌尖的接触中,构成了层次结构丰富的苦感,也因此构成了茶、红酒本身的三六九等。试想,抽离了苦味,就失去了丰富感,茶和红酒也就成了廉价饮料。

 

懂得品鉴葡萄酒的人,可以从它苦涩的复杂结构中,感知到某种不能言传的欣快。这种对苦涩的不同接受态度,也就将品酒的人群分成内行和外行。在外行的舌头上,苦就是苦,如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第一阶段。而在内行的舌头上,苦并不完全是苦,如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对创业苦味的欣赏,甚至迷恋,是企业家群体独特的内驱力。

 

苦感是奢侈品

习惯长跑的人常说,看似痛苦的长距离折磨之后,内心充满宁静的快乐。一般认为,跑步会促使身体分泌内啡肽,内啡肽与人体内的吗啡受体相结合,能产生类似吗啡、鸦片所引发的镇痛效果和欣快感。最近也有科学家研究指出,导致欣快感的不是内啡肽,而是跑步使身体产生的其他不明分泌物。像万科这样的主流公司提倡高管跑马拉松带来了羊群效应,这让企业家高管人群“跑马”颇为流行。

 

前央视主持人曲向东创办的一年一度的“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每年都会吸引不少中小企业主参与。尽管近几年来,白天顶着烈日在沙漠戈壁里跑步,夜晚住帐篷的拉练式比赛,使得商学院之间的体育竞技色彩越来越浓厚,它仍然提供了一个供创业者互相交流的平台。

 

在远离城市的大漠,创业者之间关于“创业之苦”的情感交流,一直被曲向东视为这项活动的一大卖点。对于创业者来说,“很多遭过的罪,心里的苦,老婆孩子都未必真能理解,而一起走玄奘之路的那些人,都能彼此理解”。有的企业主甚至每年都会抽出几天时间,作为志愿者,以来服务的形式参与这项折磨身体的活动。

 

对于局外人来说,这些已经财务自由的企业主们完全是在“花钱买罪受”,而对于参与者来说,似乎一起回到某个创业的情境中,在重温和分享关于苦的感受和经历,以期获取重新出发的“初心”。王石作为这项活动的发起者,曾经表示过,野外生活使得人的五官灵敏了许多,而当回到城市后,看到人类发明的抽水马桶,又感到另一种得意。

 

对苦的感受,是对变化的回应

本·霍洛维茨是硅谷著名的创业者,他在《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中写道:“在担任CEO的八年多时间里,只有三天是顺境,剩下的八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他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创业者如同婴儿,每隔两个小时,醒来大哭一次。
然而即便如此,如果要让创业者们放弃受苦,选择安稳容易的职业,他们未必领情。

 

正如刻薄的哲人们常说:“人们喜欢谈论自由,但不一定真的需要自由。”朱元璋抱怨过,自己日子过得远不如江南小地主们,后者每天都能和妻妾睡到自然醒。但是,如果让永远在批阅奏章且不能稳睡的他和小地主互换角色,他乐意吗?

 

去年,马云在圣彼得堡也说过类似的话,“创立阿里巴巴是我人生最大的错误”,他说,因为在集团工作占去了自己所有的时间。然而,仅仅宣布退休18天后,马云就亲自出席活动,为组建“菜鸟”物流站台,并作为灵魂,至今仍活跃在阿里巴巴的台前幕后。


人类对苦的感受,本质上来自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是对变化的回应。因为一切都处于变化中,无论是外部的环境,还是人的身体,乃至思想本身,都在变化。变化越剧烈,人对苦的感受也就越明显。“不变”让人感到安全和舒适。

 

人面对变化,就必须作选择,作完选择就要承担选择所招致的结果。对于企业家、创业者而言,面对剧烈变化是他们的职业宿命。永远在追逐变化,永远追不上变化,这既刺激,也让人绝望。在2017跨年演讲中,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说:“无论你跑在哪里,跑得多快,后面都有一条狗,在穷追不舍。这哪里是在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如同人们玩单机游戏,临近通关时会产生深度无聊和心理倦怠;然而在操作网络游戏时,这种情况则不会出现。抛开社交功能不谈,网络游戏的玩家处于永远追求升级的饥饿状态,这也是网络游戏最让人沉溺的因素之一。

相对企业家而言,绝大多数人的人生都是有目的性的,比如高考、考研、找工作、结婚、生子、买学区房……也就是说,多数人的舒适感来自在既定轨道上行驶带来的确定性。而企业家都是某种程度的脱轨者。

 

脱轨意味着失去了参照,失去了确切的目标。记得多年前,有个走玄奘之路的企业家突然停了下来,等采访那次活动的记者走近。企业家急切地想跟记者表达他突然冒出的感受。在他看来,自己虽然走的是玄奘当年走过的路,而且确实也很辛苦,但本质是不同的。玄奘在几天中,孤身一人,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方向。“只有当我们前后都看不到一个人,也看不到路的时候,那才是在走玄奘之路。”

 

马化腾曾回忆说:“坦白讲,微信这个产品出来,如果说不在腾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话,是在另外一个公司,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挡不住。”面对变化,作为投资者,他说:“Facebook最初上市的时候,自己通过私人银行拿了一些股票,熬啊熬啊,到最后还往下掉,都快跌破当时拿的那个价钱了,后来终于上来一点之后,熬不住了,25块就出手卖掉了,……Instagram,我投了点股票,现在说起来很后悔,当时这家公司的股票还不到1美元的时候没投。”

所以马化腾也会有些焦虑地说:“产品和用户需求变化之快,对研发技术能力的依赖之深,都是史无前例的。这里没有侥幸,没有永远的第一,甚至也都没有对错,只要用户没兴趣了,你就会被淘汰掉,这是互联网行业的残酷。有时候,各个行业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一个会冒出来。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这是自己最大的担忧。虽然我们干这行,却不理解以后互联网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

苦对任何人而言都可以理解为“逼迫”。在逼迫之下,有人选择了脱轨,以避免成为“别人”,如同在梦中通过咬手取痛一样,想更多地感知“我在”。这就是企业家们的内在选择。


文章来源:《中欧商业评论》2017年5月刊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4 - 16
2008-2018年中国蛋鸡产业10大事件 2008年11月26日,与美国海兰国际公司合作18年后,峪口禽业对外宣布双方终止合作;次年4月18日,中国畜牧业协会联合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推出由峪口禽业培育的“京红1号”和“京粉1号”新品种,标志着国产蛋鸡育种进入新阶段。 2009年2月20日-23日,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启动大会在北京举行,确立以提升和普及产业技术为一大目标,为推动中国蛋鸡产业发展和转型升级注入活力。 2014年9月30日,第一批国家蛋鸡核心育种场(5家)和国家蛋鸡良种扩繁推广基地(10家)名单公布,峪口禽业、大午集团及华裕农科、晓鸣农牧等企业入围。 2014年10月30日,晓鸣农牧在新三板挂牌成功,成为中国蛋鸡行业首家新三板挂牌企业,预示着“中国IPO蛋鸡第一股”即将诞生。 2014年11月17日,刘秀梵院士团队研发成功的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
2019 - 04 - 16
马云微博原文:再谈996:理性讨论比结论更重要,周末愉快!前几天我在公司内部关于“996”的观点,引起热议,批评声也是源源不断,和我预期的一样。有人奉劝我不要卷入这样的“不正确”话题,不讨人喜欢,主动招骂,还展示了“资本家的獠牙面目”……是在自毁“形象”。我看了很多网友的回应,特别是骂帖,很多人很失望是因为从我嘴里说出这些“不正确”的话。我很理解这些看法,其实我完全可以说一些“正确的话”。但今天的社会不缺正确的话,我们缺的是实话、真话、让人思考的话。面对年轻人就是面对未来,面对未来我们不能视而不见。这事有这么大的争议,我更加觉得有好好讨论一下的必要,理性社会的标志就是客观理性的讨论比结论更为重要……我们要听得进“不中听”的话,更要有人敢于说“不中听”的实话。我从来不怕被骂,所以关于这事我还是要再多啰嗦几句。关于“996对不对”,法律自有规定摆在那里,这个问题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认真思考过...
2019 - 04 - 16
榜单背景近年来,我国农村改革深入推进,农业生产布局、组织方式、动力结构均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随着强农惠农富农政策日益完善、力度持续加大,对农业产业化发展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强,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黄金期,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乘势进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联合体”。为进一步凝聚社会各界关心和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的良好共识,农民日报社经研究评选出“2019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00强”名单。评选标准本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评价指标为营业收入,即按照2017年企业营收额进行排名,全国31个省(市、区)参加排名。本次入围门槛为6.7亿元,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100亿元以上的企业有62家。大北农以187.42亿元的营业收入排名榜单第29位,位居北京市入围企业榜首。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
2019 - 04 - 02
农业农村部关于规范生猪及生猪产品调运活动的通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畜牧兽医(农业农村、农牧)厅(局、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兽医局:   为贯彻落实12月11日全国加强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进一步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切实保障生猪生产和肉品供应,现就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前,规范生猪及生猪产品调运活动通知如下。   一、疫区所在的县(含县级市、区,下同)暂停生猪及生猪产品调出本县,疫区所在的省(含自治区、直辖市,下同)暂停生猪调出本省。符合以下规定的生猪、生猪产品除外。   二、疫区所在县内的生猪养殖企业符合下列条件的,可在本省范围内与屠宰企业实施出栏肥猪“点对点”调运,具体办法由各省规定。   (一)养殖企业应当符合的条件:   1.具有独立法人资格,拟调出生猪的养殖场取得《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防疫管理制度健全,配备专职兽医...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微信公众号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手机云网站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3 伟农集团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裕华路7号
电话:010-6066 3388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传真 :  010-6066 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