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10-6066 3388

我们如此努力,是想对人生多一点控制力

日期: 2016-09-08
浏览次数: 551

1

公司里曾有个妹子,是个健身狂人。我刚来公司上班时,没来得及配椅子,她就把自己的椅子让给我坐,然后从桌肚底下滚出一只粉红色的瑜伽球,气定神闲地坐在上面。

我下巴快掉下来,她潇洒地摆摆手,“没事,坐这个有利于锻炼腰腹肌力量,但坐姿一定要正确。”

有一天,大家排队热饭,她一言不合把腿翘到半人高的水吧台上,现场表演一字马。

天气不错时,她中午会把瑜伽垫背到楼顶的平台,然后平板撑看电子书……

有一次我们聊天,她说自己刚生完孩子时,体型也是惊世骇俗。出了哺乳期,跟老公打赌,看自己一个月能不能减掉10斤肉。结果,没减掉,“赌资”被老公拿走。她虽然肉疼,但那一个月把健身的好习惯培养了起来,从此爱上了健身。

有一天午休,她在办公室教我一些简单易学的健身动作。先发了两个小巧的哑铃,我拿着划拉两圈,简单嘛。她仿佛看穿我的心思,“你就一边看综艺一边划圈,十个一组,每次做十组,坚持一个月,蝴蝶袖肯定有改观。”

然后她自己跑到墙根,顺墙往下溜,扎了个靠墙马步,端起一本书,气定神闲看起来。我凑上前学她,没数到十秒,直接腿一软蹲倒在地。

她笑嘻嘻地看着我,“健身习惯要逐步养成,渐渐你对身体的控制力就会一步一步加强。原本很多做不出来的动作,突然有一天都可以做了,能控制身体的感觉特别好,这比减了多少斤肉、有没有马甲线还让人开心,这就是健身的魔力。”

是她告诉我:通过不懈努力,对自己的身体拥有一定控制力,是件非常开心的事。

 

2

我有个作家朋友,他三十年的人生,足以写本小说。现在算得上一线散文家,却只是初中毕业。

他说因为家境贫寒,14岁就扛着一床被子去工地做小工,推不动翻斗车,先从搬砖开始做。看着楼缝间洒下的阳光,心里觉得这不应该是他的人生。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他坐上去夜市的三轮车,买了一套四大名著,外加一本新华字典。

每天下工,别人嗑瓜子、斗地主、看广场舞,他就窝在工棚,在老布帐子里点一盏灯,一点点啃那些厚书,看不懂的字和词,就去查字典。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觉得捧上书的时候好快乐;也不知道要怎样长大,但坚信自己不会停留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他漂泊过十几座城市,一直没丢的,是那本新华字典。

他读过的书很多,从囫囵吞枣,到建立体系;从模仿名家写作,到调和好自己的气息,在文字上独成一派,用了10年时间——10年后,他保持着一年出两本书的节奏。

有次我们聊天,他说:“我最讨厌一些人,明明写不出什么东西,非怪这个时代没人欣赏;过得清贫,非嘴硬喜欢岁月静好。真正的好东西,怎么可能没人欣赏?而且,岁月哪是你想静好就能静好的。过日子像舟行水上,只有十分努力,才有能力控制方向,这时想喧嚣还是静好,才是一种选择。”

是啊,静气的人生,其实外面有一层名叫“实力”的保护罩。虽透明,却是一层金刚罩呢。

 

3

上次去北京出差,拜访的公司在长安街上,晚上约饭的地点在羊房胡同。提前滴车,看定位还挺近,结果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一会儿让我去东门,一会儿让我奔南门,折腾了一二十分钟,特恼火。

电话那头的滴滴司机是个北京小伙,有点口吃,不停道歉,搞得人搓火也发不出来。

终于来了。看我脸色不好,他一直想聊天缓和气氛。直到聊到音乐,话匣才算打开。

他出身音乐世家,父亲在交响乐团吹长号,他打小被送去学钢琴。“你不知道有多变态,就跟训练奥运冠军似的,规定我每天放学必须练3小时琴。”

他说,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看一集完整的《花仙子》,但那样会耽误练琴。他爸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件事是摸电视机,如果电视机屁股是热的,接下来稳准狠一顿胖揍。

我来了兴趣,追问他,“那怎么办”?他看看我,“有些梦想只能是梦想,我打小就认清了现实。不就是考10级嘛,我小学毕业前就考过去了,自此,再也不碰琴!想对生活说‘不’,要有实力的。”

我对这位小哥有点崇拜了,又有点不甘心,“那么多年琴就白学了?”

“音乐还是很爱的,现在我听美国民谣,也在家做电子乐,喜欢音乐不一定非整交响乐。音乐就是让人快乐的,没有形式上的高低贵贱。”

小哥现在做的是和音乐毫无关系的进出口贸易,工作压力大时,就出门拉活和人聊天。他说,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平凡的人总给他很多正能量。

在北京巨堵的周五傍晚,他花了一个半小时把我运到胡同口。车后,各种自行车三轮车催促,他摇下窗户对我扯嗓子喊,“记得给我五星好评啊!”

 

4

作家廖一梅在《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中有几句话,我很喜欢。

“我坚信,人应该有力量,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

她说:“在每个死胡同的尽头,都有另一个维度的天空。”

她还说:“你如果是一辈子都快乐无忧的人,那你一定是个肤浅的人。”

我和她一样,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绝对的快乐,就像我不相信有时间带不走的悲伤一样。

人生由酸甜苦辣组成。小时候以为人生只要按部就班,就会一帆风顺。长大后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命运的礼物,只是有些人会唠叨给你听,而有些人会埋在心底。

难的路,就可以不走吗?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啊。

唯有,无论顺境逆境,都不放松努力生活,一点点增强自己的实力,这样,面对人生的风浪时,才可以多一点点的控制力。

人生的路线需要规划,但无需过度规划。

别人拿不走你的——是日益增强的力量、卓越的见识、强大的心力,以及遇过事的淡定。

我相信,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如果还看不见梦想的目标,大不了,再多走两步。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1 - 17
——感谢参与“我眼中的伟农”征文活动的各位创业伙伴 历时三个月, “我眼中的伟农”——伟农集团创业七周年纪念征文活动圆满落下帷幕。在此,谨代表集团总部对积极参与征文活动的各位创业者表示最诚挚的谢意!对积极阅读、点评“我眼中的伟农”征文文章的伟农家人们、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伟农集团是一家有文化、有使命的创业型企业,搭建了一个与时俱进的创业平台,拥有一支有梦想、做奉献、爱学习、能吃苦的创业团队,这个团队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王者之师。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们收到数十位伟农创业者的征文投稿。他们用镜头发现最美的景象,记录身边的爱与感动,向每一个伟农创业者传递正能量;用文字和照片表达对伟农的热爱,定格美好瞬间,为构筑伟农大家庭凝心聚力,他们随性的发挥,让我们看见了不一样的伟农创业故事。下面,就让我们一同领略一下部分征文投稿作者的风采吧!(排名不分先后) 河北区 徐白...
2019 - 01 - 04
2018年9月13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为合理保护养殖场(户)利益,保障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顺利进行开展,就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做了有关工作通知如下。通知指出,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对此次强制扑杀补助标准暂按照1200元/头掌握(含人工饲养野猪,疫情以外及以后年度强制扑杀仍按照现行标准执行),中央财政对东、中、西部地区的补助比例分别为40%、60%、80%,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直属垦区的补助比例为100%,以上补助经费从2018年8月1日起实施,按照扑杀生猪数量据实结算。各地可根据生猪大小、品种等因素细化补助标准。另外,通知还要求各地要切实做好因非洲猪瘟扑杀生猪数量的登记备案、扑杀补助经费的核实发放,避免出现谎报、多报,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现象。同时,做好疫情监测排查和监督管理,防止养殖场(户)为得到扑...
2019 - 01 - 03
新年伊始,2018年已经过去,这一年养猪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小编为您盘点了一下:一、非洲猪瘟疫情关注热度:☆☆☆☆☆非洲猪瘟从8月3日国内发现首例非洲猪瘟起,至12月3日,已有21个省市共82起疫情。从国外经验来看,短期内在国内根除非洲猪瘟疫情并不现实,非洲猪瘟疫情防控是持久战。泔水饲喂以及长途运输是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路径,而中小散户发生猪瘟疫情的概率要远大于规模化养殖场。目前国内的生猪调运已基本停止,且生猪调运限制将长期存在。政策导向上将保护种猪场及规模场,加速中小养殖场的退出,同时引导行业从“运猪”向“运肉”转变。由于当下的调运限制,国内生猪价格及盈利区域分化显著,这加速了行业产能去化。对于生猪调出省而言,疫区持续亏损,产能加速淘汰;非疫区猪价低迷,补栏严重放缓。对于生猪调入省而言,虽然猪价上涨下补栏情绪高涨,但是环保政策限制以及养殖产业基础薄弱,补栏量难以弥补产出省的减少。畜牧兽医局...
2018 - 11 - 26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非洲猪瘟的防控形势极为严峻,为强化生产、采购、运营和品管等人员的饲料生产品质管理与生物安全意识,2018年11月21日,伟农集团特邀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余旭平博士前来集团北京怀柔生产基地访问考察、指导工作,并专题讲解了生物安全相关知识,就生产基地的生物安全防护措施提出了改进建议。余旭平博士以“生物安全让非洲猪瘟遇不到猪”为题,从非洲猪瘟的病毒特性、流行特点、传播途径入手,详细阐述了猪场生物安全知识与企业的非洲猪瘟防控要点。余旭平博士指出,非洲猪瘟具有传播速度慢、病毒耐受力强的特点,而随着人员的远距离流动,原本传播较慢的病毒被带到各处,导致疫情范围不断扩大,疫情上报数量不断增加。余博士强调,想要防治非洲猪瘟,一定要认识并切断传染病流行的三个基本环节,传染病犹如森林大火,要找到“易燃”的防控点,每个猪场、企业重点要在“传播途径”的关键点上做好生物安全工作,管住你家的“人”,管...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微信公众号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手机云网站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3 伟农集团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裕华路7号
电话:010-6066 3388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传真 :  010-6066 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