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10-6066 3388

张瑞敏和湖畔学员聊了聊管理百年

日期: 2016-08-03
浏览次数: 597

张瑞敏看管理百年

 

整理 / 李建国

 

7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湖畔大学校长马云先生带领湖畔大学学员来到海尔。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为学员们授《管理百年史》一课。

90分钟的课堂,张瑞敏从管理经典讲到自我颠覆和变革,以下是授课内容精选。

 

百年的管理经典还实用吗?

 

百年的管理经典还实用吗?现在面临几个挑战。

 

第一,企业从有边界变为无边界。无边界之后原来企业管理三要素中的管理主客体在什么地方?

 

第二,企业与用户零距离。如果与用户零距离了,原来的经典管理都是线性管理。企业有很多的规章制度,应该怎么做、该走哪些路径规定非常详细,这是线性管理。现在一定非线性管理。任何商学院都没有讲非线性管理怎么做。

 

第三,我个人认为传统经济大家追求的就是名牌,现在是平台经济模式。所以我认为传统经济的时候,你要么成为名牌,要么成为名牌代工者。

 

世界就是我的人力资源部,世界就是我的研发部

 

我个人认为传统经济大家追求的就是名牌,所以那时候,要么成为名牌,要么成为名牌代工者。

 

现在,互联网时代的平台经营模式,要么拥有平台,要么被平台拥有。做平台并不简单,要从“有边界”到“无边界”。互联网时代企业是无边界的,所以海尔有一句话,世界就是我的人力资源部,世界就是我的研发部。如果让外部资源进来,内部人不但可以用内部资源,还可以用全球资源。如果把全球最好的资源整合进来,我就可以把内部资源做到最低。

 

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CEO

 

我们把企业真正变成自组织,变成平台之后,海尔从原来的管理部门变成一个股东。小微如果做的好,风投进来,就继续做下去。如果风投没有给你投资,就可以解散。风投来了之后我们要求每个小微成员必须跟投,这样就变成一个整体,和原来的管理主客体完全不一样,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个创客都是管理的主体。德鲁克说过,在21世纪的企业,要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CEO。

 

很多企业现在推行线性管理,但一定会变成非线性管理

 

线性管理就是,上面的搞清楚管理方法之后,就按照这一个逻辑往下进行推进的。这个概念是钱德勒提出的,现在很多公司都在推行,但是现在一定会变成非线性管理,非线性管理的理论和实践在哪儿呢?目前在任何商学院都找不到。我考虑是不是应该应用一下哈约克的理论,我觉得很实用,他写了两本书,第一本《通往奴役之路》是1944年写的,提出了“自发秩序”的概念。第二本1978年他80岁高龄时写的,提出“扩展秩序”的理论。自发秩序是针对五六十年代国际上的共产主义运动的计划经济提出的,意思是不要你计划不要你做,市场有一只无形的手,让它自己发展就可以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干预它。

 

但是到到了晚年哈约克觉得说这个不对,至少不够,最后变成了扩展秩序。什么意思?扩展秩序让素不相识的人,按照各自的目标走到一起,但前提他们都可以各自获益。现在平台多数是这样的。各自获利,共同发展大了之后,各自又会获得更高价值,因此可以不断良性循环,使人类合作扩展变得无限广阔。

 

今天中午马云说,他们有一个很宏大的计划,是几年之后,绝对不只是中国市场,而是全世界,全球市场。这就使人类合作的扩展变得无限广阔。当然现在不是从互联网角度看哈约克的观点,从什么角度?经济。就像人一样是一个有机体,不能破坏,全人类都是一样的有机体,最后一定会合作的。所以我觉得哈约克确实很有先见之明。

 

战略是脑袋,组织是身子

 

所有的企业成长的路径就是两个要素。第一个是战略,第二个是组织,而且组织一定从属于战略,战略怎么定,组织就跟着怎么变。换句话说,战略是脑袋,组织是身子,头如果要往东转,身子也必须往东转。就像兵法上所说“将不明则三军大不明”,马云说他管阿里十年以上的战略,就是战略跟组织之间关系,如果战略没有真正的搞清楚,组织就糊涂。

 

颠覆不是到谷底再到下一个峰顶

 

海尔过去也是有科层制的,前些年我们把中间管理层去掉了。一万多名中间管理层,要么创业,要么离开。企业从原来的金字塔式一下子变成了平面,这个平台只欢迎创业,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创业公司,也就是小微,每个小微一般来讲不超过八个人。亚马逊也是这样的观点,一个披萨饼可以喂四个人,两张披萨饼可以喂过来这个组织就可以。

 

美国《连线》杂志总编凯文·凯利来海尔跟我交谈,她画了一个峰形,说你们白电在全球也算第一,现在在这个山顶,往互联网转型是走到谷底再到下一个峰顶。我说,到谷底再到另外一个山头有多大意义?不用到谷底,到半山腰这些人吃饭怎么办?像马云说的不应该做帝国应该做生态,现在先把山头削掉,变成一个个创业组织。

 

可以减速不能失速

 

打一个比方,我们这架传统飞机有四个发动机,飞行过程中不能一下子全换掉,要一个一个的来,可以减速但不能失速。所以这个过程中,对业绩有一定影响。前两年我们会担心会不会崩溃掉,到今天为止觉得不会,毕竟很多小微逐渐成长起来。所以现在总归可以说颠覆但没有崩溃。

 

管理上没有最终的答案

 

管理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的,自我颠覆非常重要。

 

管理人千万不要以为别人的做法有效,就一定完美无缺,然后就照做。每一种管理模式都有它的反面。

 

泰勒管理的悖论与时俱进,我觉得还挺实用,以高效率为目标,产生最大财富。最后却把自己束缚住了:认为工人“磨洋工”,就派监工监督,因此监工和工人形成博弈,最后制约了效率真正实现。

 

福特的流水线在20世纪初期世界领先。当时一辆车卖四千美金,福特说,我要降到五百美金,最后做到了三百美金,因为他们把流水线做到了极致,效果很好,真正为民造福。但又因固步自封,被通用超越了:当时有人提出我能不能不要黑色的车,要其他颜色?福特回答,你要什么颜色车都行,但是我只生产黑色。

 

通用当时落后于福特,后来杜邦占有37%的股份,决定超越福特。有个人叫斯隆,创造了一个方法超越福特——多部门解构。所谓多部门解构就是,卡车、汽车或者零部件,都可以独立运作,然后在市场上区隔。比如凯迪拉克定位有钱人,雪佛兰定位一般人……把各品牌定位后,让每一个组织分开做,很快就超越了福特,但是又被自己绊住:他们的问题是种类太多,在市场上互相制约,最后反而减弱了竞争力。

 

再来说丰田的管理,一下子后来居上,最高的时候超越了美国三大汽车厂。当然他也有他的问题。全世界都学习丰田时,德鲁克认为丰田模式不行。为什么?没有真正体现人的尊严,所有人都只是被执行者、被管理者。我到丰田参观,看到下班以后很多工人围在生产线旁边成立改良小组,这在中国很难想象,但是在那里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但问题来了,做到这些并不是直接面向市场。

 

最近我看到丰田也有改革,原来分发达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市场,但现是分高、中、低档,跟斯隆做法差不多。但我在想,传统汽车业会不会被互联网汽车业颠覆?

 

对于企业来讲真的是这样。当时书中43个最优秀企业的例子,五年以后再次调查,2/3都不行了。我去年在英国跟管理学家科约纳交谈,他有句话我非常欣赏——管理上没有最终的答案,只有永恒的追问。

 

所以每个人在管理的时候,永远要自以为非,不要自以为是。

 

做平台的两个重要条件

 

如果做成一个平台,我觉具备以下两个条件很重要:第一个条件,零摩擦参与;第二个,换边效应。

 

“零摩擦参与”就是很简单就可以介入,不管谁,都可以很容易到平台上来。假如我是一个消费者,上到平台后看着挺好,想变成店主,这是“换边效应”。如果可以做到零摩擦参与,这个规模就可以做非常大,如果可以做到换边效应,网络黏性就非常强了,所以很多人到平台都想进来参与。

 

车小微就是这个概念:这个物流一共九万辆车,每辆车一个司机,一个安装工。但没有一辆车属于我们,这些车从我们这儿得到定单,他们的收入都是我们这儿发放。以前有一千人专门做考核,现在不需要,直接根据用户评价给他们决定这个工资多少。有的车队用户评价不好,可以去掉,其他车队再进来。

 

另外,我们希望车小微变成真正的平台,让小车队变成创业者,能在一个社区或者几个社区拥有很多用户资源。我们也会制定很多驱动机制,现在大家积极性很高。

 

砸冰箱砸的是观念

 

我是1984年来海尔的,当时负责全面质量管理。我没有使用那些质量管理的具体工具,而是砸冰箱,70多台不合格的冰箱,贴上条,谁做的谁来砸。为什么?砸冰箱并不意味着质量上去了,而是改变了一种观念。我认为管理当中改变观念是第一位。有一句话说的很好,观念改变并没有改变事实本身,但改变了对事实的看法。一天有24小时,这个事实不会改变,但如果你说时间就是金钱,就会对时间的认识完全不一样。所以砸冰箱之后一下子把大家对全面质量管理的认识提高起来。

 

建立一种自以为非的文化

 

我们在创牌大楼前面设了一个卦象,这个卦很有意思,从蓝往红看是易经64卦最后一卦:未济卦,表示未成功。但是从红那个角度看过来,又是第63卦:既济卦,一定成功。意思是外人看你成功,但你知道自己永远不成功。

 

大楼上也体现了这个意思。创牌大楼的窗户,组成了一个繁体“門”字,为什么在墙上组成一个门字呢?禅宗里有说,凡墙都是门。有创新,凡是墙都是门,如果没有创新,是门都是墙。所以说如果你要追求成功,你一定要把墙变成门,自以为非的创新。这其实很难。

 

张瑞敏在授课最后引用了两首词,并进行了解读:

 

宋代晏殊的一首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一句我觉得很好的体现了唯一不变的是永远在变。任何事情做到极致,花无百日红,没有哪一个花会一直开下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似曾相识,为什么呢?今年这只燕子可能不是去年那一只,但是燕子一定会回来。你不创新,一定会有别人创新的。你不能自我颠覆,一定会有人把你颠覆掉。

 

关于永恒与无常,我想用李煜的词,他是一个亡国君主。“春花秋月何时了”,春花秋月一定永恒谁也改变不了每年都是这样。“往事知多少”,过去做的事有成功有失败,只能回忆了,不可能像春花秋月永恒的循环。小楼的春天又来了,这一定是无常的。他从君王变成阶下囚,反差太大。“雕兰玉彻”仍旧在“只是朱颜改”,建筑没有变,但容貌变了,白发出来了。我借这首词是想说,时代是永恒的,你只能永远适应它。

 

文章来源:海尔公众号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1 - 17
——感谢参与“我眼中的伟农”征文活动的各位创业伙伴 历时三个月, “我眼中的伟农”——伟农集团创业七周年纪念征文活动圆满落下帷幕。在此,谨代表集团总部对积极参与征文活动的各位创业者表示最诚挚的谢意!对积极阅读、点评“我眼中的伟农”征文文章的伟农家人们、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伟农集团是一家有文化、有使命的创业型企业,搭建了一个与时俱进的创业平台,拥有一支有梦想、做奉献、爱学习、能吃苦的创业团队,这个团队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王者之师。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们收到数十位伟农创业者的征文投稿。他们用镜头发现最美的景象,记录身边的爱与感动,向每一个伟农创业者传递正能量;用文字和照片表达对伟农的热爱,定格美好瞬间,为构筑伟农大家庭凝心聚力,他们随性的发挥,让我们看见了不一样的伟农创业故事。下面,就让我们一同领略一下部分征文投稿作者的风采吧!(排名不分先后) 河北区 徐白...
2019 - 01 - 04
2018年9月13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为合理保护养殖场(户)利益,保障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顺利进行开展,就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做了有关工作通知如下。通知指出,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对此次强制扑杀补助标准暂按照1200元/头掌握(含人工饲养野猪,疫情以外及以后年度强制扑杀仍按照现行标准执行),中央财政对东、中、西部地区的补助比例分别为40%、60%、80%,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直属垦区的补助比例为100%,以上补助经费从2018年8月1日起实施,按照扑杀生猪数量据实结算。各地可根据生猪大小、品种等因素细化补助标准。另外,通知还要求各地要切实做好因非洲猪瘟扑杀生猪数量的登记备案、扑杀补助经费的核实发放,避免出现谎报、多报,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现象。同时,做好疫情监测排查和监督管理,防止养殖场(户)为得到扑...
2019 - 01 - 03
新年伊始,2018年已经过去,这一年养猪行业发生了哪些大事?小编为您盘点了一下:一、非洲猪瘟疫情关注热度:☆☆☆☆☆非洲猪瘟从8月3日国内发现首例非洲猪瘟起,至12月3日,已有21个省市共82起疫情。从国外经验来看,短期内在国内根除非洲猪瘟疫情并不现实,非洲猪瘟疫情防控是持久战。泔水饲喂以及长途运输是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路径,而中小散户发生猪瘟疫情的概率要远大于规模化养殖场。目前国内的生猪调运已基本停止,且生猪调运限制将长期存在。政策导向上将保护种猪场及规模场,加速中小养殖场的退出,同时引导行业从“运猪”向“运肉”转变。由于当下的调运限制,国内生猪价格及盈利区域分化显著,这加速了行业产能去化。对于生猪调出省而言,疫区持续亏损,产能加速淘汰;非疫区猪价低迷,补栏严重放缓。对于生猪调入省而言,虽然猪价上涨下补栏情绪高涨,但是环保政策限制以及养殖产业基础薄弱,补栏量难以弥补产出省的减少。畜牧兽医局...
2018 - 11 - 26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非洲猪瘟的防控形势极为严峻,为强化生产、采购、运营和品管等人员的饲料生产品质管理与生物安全意识,2018年11月21日,伟农集团特邀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余旭平博士前来集团北京怀柔生产基地访问考察、指导工作,并专题讲解了生物安全相关知识,就生产基地的生物安全防护措施提出了改进建议。余旭平博士以“生物安全让非洲猪瘟遇不到猪”为题,从非洲猪瘟的病毒特性、流行特点、传播途径入手,详细阐述了猪场生物安全知识与企业的非洲猪瘟防控要点。余旭平博士指出,非洲猪瘟具有传播速度慢、病毒耐受力强的特点,而随着人员的远距离流动,原本传播较慢的病毒被带到各处,导致疫情范围不断扩大,疫情上报数量不断增加。余博士强调,想要防治非洲猪瘟,一定要认识并切断传染病流行的三个基本环节,传染病犹如森林大火,要找到“易燃”的防控点,每个猪场、企业重点要在“传播途径”的关键点上做好生物安全工作,管住你家的“人”,管...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微信公众号
伟农集团
伟农集团
手机云网站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 - 2013 伟农集团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裕华路7号
电话:010-6066 3388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
 传真 :  010-6066 3399